风玲珑扬起手就想教训风凌兮,只是巴掌还未落下,她整个人就被踹飞跌落到门边,痛的爬不起身。

风玲珑捂着肚子,当下大喊道:“风凌兮你反了,来人,给我抓住她。”

风凌兮眼神骤冷,这个凤玲珑就是昨日给她喝鸡汤的大姐,平日里仗着她痴傻不懂反抗,欺负她惯了。

可她现在已经不是之前那个风凌兮了。

“谁敢放肆?”

风凌兮厉声呵斥,冷厉的眼神扫过想要上前的婢女,本欲上前的婢女被她的眼神震慑到了,一个个都怂了。

这,还是以前那个痴傻的四小姐吗?

风玲珑也愣在当场,随后与刘氏交换了下眼色,都觉得这风凌兮似乎变得不对劲了。

按计划,她应该消失一晚,白日里才被人送回来,一夜未归的事迹也应该传得沸沸扬扬才对,为何她现在好端端的在房里,而且说话的语气、眼神都不对了?

风玲珑被丫鬟扶起来,怎么也想不通风凌兮怎么突然转了性,只好冷声道:“四妹一大早怎么生这么大气,我和娘亲不过也是过来看看你,你却出手伤人。”

风凌兮勾唇冷笑,“大姐有所不知,昨晚我做梦,梦见有人想用参鸡汤毒死我,所以方才二姨娘进来,我才反应那么大。”

这话说的话中有话,凤玲珑心下一沉,正不知道如何接话,忽的眼神一瞥,瞧见风凌兮脖子上的痕迹,瞬间笑开了花。

她就知道,她给了钱,风凌兮又长得这么美,那群乞丐怎么会放过她。

风玲珑笑道:“既然四妹醒了,赶紧随我和娘亲去前厅吧,大夫还等着呢。”

“大夫?”风凌兮表情微微一僵。

凤玲珑笑得越发灿烂,“四妹怕是忘了,你快到及笄的年纪了,父亲要帮你择位好夫婿,在此之前,得先让大夫查验一下。”

风凌兮微微一笑,好个大姐和刘氏,居然在这等着呢。

想起昨晚发生的事,风凌兮知道此行如果验出她不是完璧,大姐和刘氏一定会大肆宣扬,最后闹得满城皆知,让她这个嫡女无法在风家立身。

当下却只能使用缓兵之计,“原是如此,都怪兮儿没听明白,等兮儿洗漱一番便出去。”

风凌兮嘴角微勾,找大夫给她瞧瞧?她倒是要看看,哪个大夫能看出她的不对劲来。

一路上,凤玲珑和刘氏小声议论着。

“母亲,那个贱丫头她真的好了?”

刘氏停下脚步,“没听见她喊我什么?若是脑子真的清醒了,咱们可不能大意了,毕竟她才是风家的嫡女。”

风玲珑面露狠色,“我们三个都是她的长姐,她一个傻子凭啥霸着嫡女的身份?”

“就凭她娘。”

刘氏握紧拳头,眼神蒙上一层杀意,“你也别操心,昨晚上咱们亲自把她送出去,她现在不可能清白了。”

“对……嘿嘿,看她一会儿怎么收场。”

房间内,唤作小璃的丫鬟怯怯的上前,看着风凌兮。

“四……四小姐,你真的好了?”

风凌兮冷眸一瞥,语气极冷问,“怎么,你不希望我好起来?”

小璃扑通跪下,“不是的四小姐,奴婢就是不确定是不是真的,昨夜四小姐一宿都不在,奴婢到处都找不到小姐,以为小姐又出去玩了。”

风凌兮挑眉,“你说以前我也会晚上出去玩?”

小璃点点头,“小姐以前晚上隔三差五就出去一趟,有时候一个时辰回来,有时候两个时辰,都是小璃守着的。”

风凌兮拧眉,这原主莫非以前都是装傻?

要不然一个傻子怎会三更半夜跑出去,风凌兮仔细的搜罗了下记忆,记忆中原主每个月出去的那几天都会翻墙去一个旧宅子,至于去做什么,却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“你跟了我几年?”

“回小姐的话,小璃打从小姐四岁就跟着您,是夫人让我伺候您的。”

“你说的夫人可是我母亲?”

小璃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四小姐,眼神疑惑,风凌兮淡淡道,“早上醒来的时候,以前的事我不太记得了。”

小璃连忙摆手,“没事的,奴婢觉得四小姐现在好了,比以前好。”

她肯定比以前的风凌兮好,至少她不会让人欺负她。

“四小姐,你昨晚去哪了?”

风凌兮冷眸扫过,小璃连忙解释,“奴婢没有别的意思,每次您出去奴婢都要去告诉夫人您的去向。”

“以后无需汇报我的行踪,你去给我准备热水,我要沐浴更衣。”

小璃连忙应声出去,不多会便送来了热水,看着站着不走的小璃,风凌兮淡淡道,“出去门口守着,我不需要你伺候。”

她都没仔细瞧那男人有没有给她种草莓,要是让这婢女瞧见可不好。

风凌兮沐浴后换上一套干爽的衣服,让小璃给她梳妆,看着桌上的胭脂水粉,拿过放在鼻尖闻了闻。

“这些胭脂谁买给我的?”

“都是二夫人派下来的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风凌兮将胭脂丢到一旁,“以后别用了。”

真是没想到,这刘氏连个傻子都不放过,在这胭脂上动了手脚。

“有没有绣花针?”

风凌兮突然开口,小璃愣了下,连忙给她拿了根绣花针,风凌兮收起,便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,来的还真快。

“四小姐,二夫人这边催您快一点,大夫已经在外边等候了。”

小璃不解,“四小姐,这大夫来的怎么这么快?”

风凌兮看了小璃一眼,“自然是早有准备。”

风凌兮来到大厅,风家的小姐少爷们正围在桌前吃早膳,见风凌兮来了,一个个都露出了厌恶的眼神。

“兮儿,过来母亲这边坐下。”刘氏赶紧招呼风凌兮过去她身边坐,顺道在看清楚点她脖子上的痕迹。

“母亲,四妹向来都不和我们同桌用膳的,为何今日却让她上桌?”五弟突然问一边的刘氏。

不让她上桌吃饭?

“我母亲是我爹明媒正娶的夫人,二姨娘什么时候成我母亲了?”

刘氏握拳,正想发作便看见风凌兮落落大方的走到本该属于她的位置站定,指着坐在那的风玲珑,冷声道,“按照风家的规矩,这是嫡女坐的位置,大姐姐,你的位置在那边。”

2018-23-11